5/5 第35頁-介亭老師導讀:『為什麼孩子缺乏過去孩子們普遍擁有的責任感和主動性?』

德瑞克斯(阿德勒學生,《孩子的挑戰》作者)提出了幾項看法。

然而無論原因如何,重點在本頁的後2句話,這也是阿德勒心理學的核心:

『我們不必悲觀,因為只要意識到問題的存在,擁有解決問題的意願,社會的變化也就不足為懼』

阿德勒心理學,鼓勵人們意識問題、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因此運用在生活的各個層面都非常適用,這也是我們持續推動阿德勒心理學的原因。

  • Ming Yi Kao 如何從活動,家事中,讓孩子有參與感,有貢獻感,我是有用的,我覺得很重要。
    • 趙介亭-綠豆粉圓爸 家事,是很好創造孩子有參與感和貢獻感的活動之一
  • Chunchun Huang 看清楚問題好重要,如果自己陷在問題裡,跟著起舞,根本不能解決問題。

5/5 第36頁-介亭老師導讀:『當代的教養挑戰1:成人典範消失』

「順從和守規矩」,這兩項應該是多數家長,希望孩子擁有的特質吧!

德瑞克斯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後來人權運動興趣,這一切都變了⋯⋯」

當媽媽不再需要順從爸爸,當少數族群得以爭取平等和尊嚴,我們就不能再期待孩子,要像我們小時候一樣的聽話了。

這其實代表著人類整體文明的進步,然而家長是否跟上自由民主的浪潮?還是試圖在家庭營造威權的「上對下縱向關係」?就會反應在親子關係上。

若家長試圖和整體世界朝向自由民主的趨勢相違背,就很容易招來孩子的叛逆或隱暪。如同書中所言:「孩子們不過是有樣學樣而已,他們也想要擁有尊重且尊敬的對待。」

從這樣的理念來看,也是我們認為在傳統學校推動阿德勒心理學派的教育模式,是很不容易的原因,因為學校的體制,是很明確的「上對下縱向關係」,端看此次台大校長的爭議就知道,連台灣最高學府都無法自行決定校長了,更何況是中小學階段的教師們,是否有被平等且尊重的對待呢?

所謂的「平等」並不等於「相同」,這點是很多剛開始接觸正向教養的家長所搞不懂的,家長總會認為自己的經驗比孩子豐富,這也是事實,難道就要放棄自我而聽孩子的嗎?

並非如此,「平等」在阿德勒學派的教養中,意味著身為「人的價值」是平等的,不會因為年齡、性別、經驗而有所高低,在書中舉的「4個2.5元的銅板,和1張1元的紙鈔,在外觀上非常不相同,但它們是對等的」。

孩子不需要、也不應該擁有和大人相同的權力(正如我們不會讓孩子坐上駕駛座開車),但我們可以尊重孩子,並且引導孩子練習尊重我們。

我們要做的,就是營造「溫和而堅定的態度」的教養環境,就這麼簡單(當然,這也很難啦!我很誠實的這麼說)

  • 曾珮淇 青春期的孩子在爭奪和大人相同的權力
    • 趙介亭-綠豆粉圓爸 其實孩子想要爭取權力,從2歲就開始了,只是青春期前,孩子在身形上明顯輸給大人,因此若大人習慣壓制孩子,就會等到青春期才會有明顯的感受~
    • 曾珮淇 恩,好像真是如此,青春期少年習慣先斬後奏
    • 尹夢歆 如果大人一向不以壓制孩子的方式進行管教,是否有機會避免青春期的叛逆呢。
      這是另一個思考的方向。
    • 趙介亭 尹夢歆 不以壓制的方式,就要留意是否溺愛過頭
      如何讓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可以在溫和而堅定的環境中,體驗自然或合理的結果,是很重要的關鍵因素呢!
  • 金美足 青春期的威力我正在感受,相對的,我的青春期也是被限制的,感受我們面對議題時,都是用上對下的方式面對彼此,而孩子會點出來,這時我們都在爭權力,我們要怎麼辦,我和孩子討論,遇到衝突時,我們怎麼辦,孩子說已經點你了,你不自覺,我回饋給孩子,現在是我們各自怎麼做「使用我訊息」,孩子想了一會兒,表示離開現場10分鐘,而我也練習封膠10分鐘,深呼吸,才不會繼續爭權~
    • 趙介亭-綠豆粉圓爸 金美足 當孩子步入青春期後,議題的複雜度會提升,主因來自於孩子在生理和心理的改變,而這項改變連孩子也不理解,因此更需要有值得他們的信任陪伴孩子一起渡過
      妳也可以同步閱讀《正向教養:青少年篇》,會有更針對青春期教養的心法和技法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62226

5/5 第37頁-介亭老師導讀:『當代的教養挑戰2:孩子的學習機會遭剝奪』

書中這一整段,也正是台灣目前在教養上的最大危機。

孩子的「學習」儘剩下學校的課本,家長太習慣對孩子的期望變成「只要好好用功讀書,其他的事都不要管」。

結果孩子失去了生活的能力、失去了負責的練習、也失去了面對問題的應變機制。

同時增長了「我應得」的欲望,追求表象的公平、物質的滿足,卻不是從群體共好的角度出發,更缺乏了社會情壞和公益。

書中寫道:「我們經常剝奪孩子們的機會,讓他們無法透過有意義的貢獻去感受到自己的歸屬感和價值感,然後回過頭又抱怨、批評小孩子沒有責任感。」

「家事」是最能反映出家長是否做太多、孩子是否做太少的情境之一。

很多家長聽到我們家的洗服分成四籃,自己洗自己的衣服;碗筷除了自己洗自己用的之外,還要負擔公冊餐具;每月一次的大掃除,親子兩兩一組分工負責⋯⋯,都覺得,是不是讓孩子做太多啦?是不是太多此一舉啦?衣服一起洗不就好了嗎?

家長嚐試要模仿,但往往不到一個月又回到老樣子,為什麼?其實仍然是困在自己對於「好家長」的定義,進而過度的幫助孩子、保護孩子。

昨天在 可能非學校-台北團 的春學成果發表會場上,有兩位孩子在使用電腦發表簡報時沒電了,這是孩子們在彩排時就知道可能會發生的狀況,也先讓電腦充飽電後才開始發表,但仍然發生了。

孩子們臨危不亂,即使沒有畫面,仍然可以用口語表達出他們所準備的內容。

但是聆聽的家長(不是孩子的父母)反而著急了,當我進到教室時,趕緊跟我說這個狀況,我笑著回應:「這個狀況孩子們都有彩排過,就讓他繼續發表吧!」

我事後回想,若是不熟悉我們教育的家長,會不會覺得我很「無情」?孩子準備好的簡報,竟然不讓它呈現出來?老師竟然不幫忙解決電腦沒電的問題?

因為我知道,這是孩子要面對的責任,孩子可以選擇繼續以口說表達,也可以暫停將電源線接起來,當孩子已經決定口說表達了,如果大人在此刻又介入,豈不就是在傳達給孩子:「你做的決定是無用的」。

與其如此,就讓自然結果發生吧!

這也正是書中寫道的:「若孩子有機會在一個溫和、堅定、有尊嚴、有尊重的氛圍中去學習『發展出良好品德所需的珍貴生活與社會技能』,他們就會懂得負責」。可能非學校致力營造的,正是上述所說的氛圍,而這樣的氛圍是其他學校或團體最難以模仿的。

  • 徐綺伶 我的孩子正是其中一位在發表過程中發生筆電斷電的孩子。
    昨天成果發表會結束,有家長回饋給我,她說孩子面對筆電沒有電卻沒有緊張,也沒有急著去拿電源線,而是用口述將要介紹的內容講完,心情沒有受到影響,她覺得孩子很棒。
    事後孩子也有跟我提,我有將其他家長給我的回饋內容分享給她,肯定她選擇的解決方法,我問她當下不緊張嗎?她說不會,因為斷電的情況有模擬過,而且介紹的內容是自己準備的,資料都在腦袋裡,沒有電腦,只是少了照片,並不影響她想介紹的內容。
    孩子的安心和不緊張,其實正是一路在【可能非學校】學習,老師們營造著“溫和、堅定、有尊嚴、有尊重的氛圍”讓孩子可以一點一滴、在一次次各種的情況去累積出來的能力。
  • Chunchun Huang 家長的反應果然需要反覆的練習
    • 趙介亭 身為父母,我們第一直覺也都是想幫孩子解決問題、或是提出建議,要單純陪孩子面對自然或合理結果,真的需要反覆的練習呢!

5/5 第38頁-介亭老師導讀:『要強調的是,不懲罰並不等於讓孩子為所欲為』。

這句話太重要了!所有已經加入、或想要加入 可能非學校-台北團 和 可能非學校-台南團 的家長,都必須熟記這一點。

我們認為的民主教養和教育,有四項重點,缺一不可:
・自由且承擔責任
・平等且互相尊重

許多新型態的教養或教育團體,倡導自由和平等,這很好,但若沒有了後面兩項,則孩子將會以為「自由=無法無天」、「平等=我說了算」。

「權力/權利」與「責任」是相互關連的;「自由」與「自律」也是互為因果的。千萬不能讓孩子認為我只挑我想要的權力、權力和自由,卻不需要擔負任何責任並且自律。

如果家長或老師習慣用溺愛(你說了算)或錯愛(我說了算)的方式進行教養和教育,那麼孩子就會發展出書中寫的幾項特質:

・過度依賴他人
・操控他人為自己服務
・多做多錯、不如不做
・我永遠都不夠好
・叛逆
・逃避

這幾項特質,不是來自先天或遺傳,全部來自於後天的教養和教育呀!身為家長和老師的我們,不可不慎重!

  • 鄭文晴 很多孩子與家庭對於自由的定義是我只要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生活只要隨性就好,為什麼要有那麼多的界線及常規,當父母在設定界線時,許多孩子也會反駁父母,我自己決定就好,你不要管我,這我們時時刻刻都要讓孩子練習「自由」與「自律」是相對應的。
    • 趙介亭 界線和常規不在多,若每位成員在行動前,都能先思考自立與共好,那麼即使沒有界線和常規也無妨
      然而絕大多數的孩子(甚至是大人),都是先行動、還不見得能思考,因此為了彼此共好,就會需要界線和常規
      同時,這樣的運作也可以避免走回威權錯愛的老路
  • Cindy Wu 權利和責任,讓我想到家事部份,目前我們常為了家事而討論,因為有察覺到自己常提醒孩子在享受家裡的舒適同時也要遵守物品常規,貢獻生活整理一下有使用過的公共空間,我並不想一直提醒孩子,藉由討論,他們自己才能遵守討論出來的家事,才不會感覺都被規定要做家事
    • 趙介亭-綠豆粉圓爸 這正是從「共好」的概念出發,可以擺脫了上對下要求孩子做家事會引發的反彈呢~
    • 金美足 以前的我們,都沒有界線的區別,說走就走,說衝就衝,造就我們的家庭是自由的,現在的我們和孩子持續的做旅程的計畫及對日常的常規及界線的練習,孩子覺得是辛苦的,而父母有時也是無法拿捏界線,也無法溫和而堅定的態度和孩子說話,上對下,常常導致反彈,父母想要孩子聽話,而孩子想要作主,所以是混亂的,孩子反應為何每件事都要有限制,在家不是自由嗎,在家不能自在嗎,我回饋給孩子,給予多大的自由,也必須承擔多大的責任,而孩子都只是選擇自己最大的舒適圈,再五分鐘,再等一下,再一次,有了界線,我們清楚底線在哪裡,自己作主的機會多,承擔的責任也多了,共好的時刻也多了~
      限制3C,從日常收網路線到自律練習常規1800-1900~
      從提醒做家事到自律2000前做完家事~
      交朋友,從不能和自學團以外的朋友相約到自律一個月兩次與朋友相約~
    • 趙介亭-綠豆粉圓爸 金美足 自由和放縱,當中的界線是很模糊的,建議在練習有常規的行程時,不要只有辛苦的,也要有幸福或愉悅的包含在其中
      例如旅遊計畫,也可以是一整天的空白行程,然後說走就走、說衝就衝呀!只是這項計畫會先被說定(承諾),然後執行,這也是一種常規喔~
      3C則更要釐清的,是孩子對遊戲本身有興趣?還是想要迴避真實生活?
      如果孩子對遊戲本身有興趣,那麼家長也要跟著一起玩、一起瞭解(然後再被孩子狂電呀~~)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