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父母學教養禁忌卡|2 不要懲罰孩子

文:美玲老師 – 可能親子團

#以前我有懲罰過孩子但是我已經改變並且積極重塑我們的親子關係

#分享我與孩子的教養故事

「懲罰」,是上對下的方式,是人與人之間的不對等關係、是權威、支配,希望對方服從、希望對方聽我的、也是一種控制。

在幾年前,還沒學習阿德勒父母學的我,與孩子之間的親子關係也主要都以懲罰的方式,想要孩子聽我的、依照我的方式去做。不過,經驗證明是無用的,懲罰的當下,短時間內看似好像有效,但是後患無窮啊!孩子的行為就只有更叛逆、抵抗,這幾年在實踐阿德勒父母學的歷程中,看見孩子有否定自我價值的性格面向,需要親子關係長時間的重塑和修復,讓孩子漸漸的能夠悅納自己。

後來我領悟到,原來真的沒有任何一種懲罰,能夠獲得孩子永久的服從或者是聽話,孩子會寧願以對抗父母任何的懲罰來維護自己的「權利」。因為「懲罰」本來就不是平等且相互尊重的合作方式。這樣下去演變成越來越可怕的報復,我自己發現越是懲罰孩子,孩子就越用報復來回饋我,這就是懲罰的結果,也就是親子關係的兩敗俱傷啊!

回想當時我在懲罰孩子的想法和感受,那個時候覺得自己是被孩子的行為激怒而去處罰或打罵孩子時,我自己在事後思考自己是為了什麼要懲罰孩子,難道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其實我有受挫的感覺,是氣餒的、無助的、還有後悔的罪惡感,而在懲罰的當下,還會去怪罪孩子,是他惹怒我的、懲罰是為了他好、你不要這麼做我就不會處罰你啦、我就是要給你個教訓…,反正就是要證明孩子是做錯事的一方。例如:我有情緒生氣的大罵孩子,喝止他、處罰他,卻要孩子不能生氣,要孩子好好說,其實孩子的行為不就是來自我自己的身教嗎?所以我們的親子關係才演變成權力鬥爭的惡性循環呀~

每個人,大人和小孩,都一樣需要屬於某個地方。人的一生中,都在找尋自己的歸屬感和自我價值。

~行為不當的孩子,是挫敗的孩子~

當父母看不懂孩子的「密碼」、「警報器」,只處理了事情的表象,孩子行為背後的目的,才是孩子要告訴父母的:「我想要你的愛,你的關注、你的連結」,「我只是想要有歸屬感」。在阿德勒父母學所提到行為的錯誤目標,當孩子產生挫敗感,會產生的錯誤目標(過度關注、權力鬥爭、破壞報復、無能放棄),是孩子為了想要得到歸屬感和價值感,所產生的錯誤理解。由於在之前的生活中,我並沒有創造和給予孩子正向目標(有能力、有權力、有貢獻、有人愛)的歸屬感和價值感。所以,我與孩子的每天都很像在打仗,很有挫敗感、無力感,因為明明很想跟孩子好好相處,但是最後怎麼都變成戰場,親子關係真的很耗損~

現在我們的家庭實踐阿德勒父母學,今年邁入第五年,當然絕對不是我和孩子之間完全都沒有衝突,只是學習已經能夠自我覺察,並且不再使用懲罰的方式,在改變的初期,從權威走向民主的教養方式,孩子會感受到沒有安全感,媽媽是否還會走回頭路,再用權威的懲罰方式,孩子也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排毒期,也會測試我、觀察我,是否下定決心改變,所以並不是在改變的路上都非常的順利,我也會有破功的時候,但是很重要的是「不要氣餒!」,接納自己是人,不是神,我正在學習如何當個民主的媽媽,鼓勵和肯定自己的改變,重視自己的努力和進步,漸漸的發現自己能夠從不斷的鼓勵自己,悅納自己當中,學會如何鼓勵孩子,同理與接納孩子。

為了讓彼此的關係重塑,親子之間的信任感重新建立,這幾年我自己的調整與改變,是先從有自己的冷靜角和找到處理情緒的方式(這是很重要的第一步!),然後一步一步的開始練習與實踐,固定與孩子的單獨約會、固定與自己的單獨約會、滿足孩子的真實需求「成長的能力、貢獻的價值、作主的權利、無條件的愛」,並且每天實際的落實在生活中、練習課題分離、溫和且堅定的態度,陪伴孩子面對自然或邏輯結果、練習積極傾聽、練習我訊息,如果有議題需要討論,可以透過每週的家庭會議,以平等且相互尊重的基礎之上,與孩子一起思考「你好,我也好」的解決方法,每天與孩子窩窩心(鼓勵),聊天對話、分享與回饋,找到並落實親子能夠一起合作的方式,增進親子之間的情感連結,到現在我和孩子仍然繼續努力朝著自立和共好的幸福親子關係,一起學習、一起成長~

發表留言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