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美玲老師 – 可能親子團

#打罵帶給孩子性格養成的影響

#這次想來分享我的教養心路歷程

在還未認識阿德勒心理學之前,我也是採用打罵的懲罰方式來教養孩子,孩子當時6歲,其實我經常感受到挫敗又自責,因為與孩子的親子關係有很多的衝突和不愉快,關係的耗損不斷發生,我心裡非常明白,這真的不是我教養孩子的初衷,也絕對不是我想要的親子關係。

所以當我剛開始學習阿德勒父母學的教養方式時,確實是不容易的,因為當時的我是家中的權威者,和孩子之間是上對下的縱向關係,然而我使用的打罵懲罰方式,目的都是想要孩子聽我的話、希望他依照我的期望去做、藉由控制孩子行為的方式。

雖然我和孩子實踐阿德勒父母學的教養到現在已經有四年了,有時候我們聊起之前我使用打罵方式對待他的感受,孩子都會紅著眼眶回饋給我:

「媽媽每次都說真的很愛我,但是還是會打我,會懷疑媽媽是不是真的愛我」

「想起媽媽用衣架打我,到現在看到衣架高舉或揮動時,還是會害怕」

「當時打罵處罰的時候,我已經不記得是發生什麼事了,只記得媽媽很恐怖」

經過持續實踐阿德勒父母學的這幾年裡,我們的親子關係其實已經有持續正向的改變、修復和重塑,但是其實孩子在被我打罵處罰的那個時期,當時留下的『後遺症』,已經有影響著孩子的性格發展:

「孩子很害怕做錯事,沒有勇氣嘗試新事物」

「孩子開始不敢說實話,害怕被處罰」

「孩子在生活中沒自信、沒勇氣為自己做決定,因為擔心自己需要面對和負起責任,或者是覺得自己沒有能力承擔責任」

「遇到困難,容易逃避和退縮」

「容易怪別人、怪情境、什麼都可以怪、或是推託,無法接納自己的不完美」

「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不相信自己能夠做到,對自己的不信任」

「不相信父母,甚至是其他的大人,覺得世界是可以支配我的、控制我的」

阿德勒父母學是以父母親身的實踐,學習以鼓勵、支持、信任、協助、陪伴孩子,取代打罵、恐嚇、處罰、獎賞的傳統教養方式。因為與我們家前幾年的舊有經驗和權威打罵的教養方式完全不同,在初期改變和調整的歷程中,親子之間時常是會破功的,也會有沮喪的感受。

這幾年漫長的『修練』歷程,並不是很簡單的一下子就能做到不打不罵,包含先從自己的改變做起,了解自己的性格和情緒調整練習(使用冷靜角),參與學習阿德勒父母學的課程和讀書會,閱讀阿德勒個體心理學以及許多相關的書籍,然後很重要的是,時常的鼓勵自己,接著就有了改變的勇氣,進而展現行動力,落實當中遇到困境或卡住了,先不要氣餒或責怪自己,經過反思、諮詢老師的觀察和回饋,一步一步的找出可以解決的辦法,然後再繼續嘗試~

孩子這幾年浸潤在實踐阿德勒心理學的可能非學校學習,可能教育的教養支援系統給予家庭的協助與貢獻,透過家庭的記錄和分享、親師生的對話、鼓勵和回饋、練習悅納自己,並且活在當下,接納與同理一直持續努力的自己和孩子,身為父母的我們與孩子建立情感的連結,彼此時常的傾聽和對話、談情緒、聊感受,互相的分享與交流、回饋和討論,我們與孩子一同練習「溫和而堅定的態度,自然或合理的結果」,落實「平等且互相尊重,自由且承擔責任」的阿德勒教養,家庭需要一起努力、合作、實踐,幾年下來歷經點點滴滴的改變,孩子能夠學習獨立、自主、承擔責任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每天滋養和內化在我們自己的本身和家庭的生活當中,現在到未來的我們會繼續前進邁向自立共好的親密幸福關係~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