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美玲老師 – 可能親子團

#奬賞和懲罰一樣有害

#獎賞無法帶給孩子歸屬感

在家庭生活或者是發生在教育現場中常出現的『獎賞』:

「每做一樣家事,就可以有多少錢的獎賞。」

「表現得好,就可以獲得一張貼紙,集滿十張貼紙,就可以去買一樣禮物。」

「有舉手回答問題,才可以獲得老師準備的小禮物!」

「考試考得好,就帶你出國玩!」

「零用錢的發放方式是以表現好的地方,就會有零用錢做為獎賞,反之,表現不好,就扣零用錢。」

那麼,獎賞對於孩子會有什麼影響呢?

獎賞的背後是不對等的關係~

如果獎賞是由具有權力者來決定給誰、給多少,是一種上對下的不對等關係,我們看到了許多孩子會因此學會取悅。獎賞若由權力者來決定,用獎賞來控制底下的人,使對方依照自己的期望去做。因此,對於孩子而言,如果自己得不到獎賞,往往會遷怒在權力者身上,覺得不公平,覺得自己是受害者。

當孩子是為了外在的獎賞而努力~

當使用獎賞的方式之後,孩子的焦點轉移到獎賞上,如果沒有了獎賞,也就完全沒有內在動機、沒有成就感了。孩子會為了外在的獎賞而努力,而不是為了成為更好的自己而努力。有的孩子會因為得不到獎賞,而自我否定、自我放棄,朝向認為自己是沒有能力的、是沒有價值的性格養成。

獎賞無法培養孩子有責任感~

在有獎賞的情境下,孩子認定不需要做任何事,不需要學會承擔任何的責任,除非可以獲得什麼好處。在這樣的價值觀之下,孩子是無法培養出責任感的。

而父母常見的提問,是否能夠將做家事與零用錢,拿來做為獎賞的工具?

〖零用錢〗,父母工作賺的錢,除了做為全家人的生活供應之外,以零用錢的方式分享給孩子,讓孩子學習了解,全家人的經濟是一個共同體,家庭的經濟狀況也會依照不同的情況,零用錢也會跟著調整,孩子因為了解零用錢是透過來自父母薪水的分享,所以會很自然地與父母共同去感受,共體時艱。因此,零用錢並不適合做為獎賞的制度或工具。當零用錢變成獎賞,孩子的內在動機,會轉向去追求外在的獎賞,甚至於會增強孩子對於物質的慾望。

〖家事〗,是全家人的事。家人共同分工合作,也是一種分享的槪念,透過家事的參與,滿足孩子的真實需求,讓孩子能夠產生對家庭的貢獻,並且覺得自己是有能力的,漸漸培養出能夠承擔責任的性格。也因為做家事不是外在的要求或獎賞,而是發自內心的價值展現,因此孩子能夠從參與做家事,找到自己的價值感,獲得歸屬感。

獎賞無法給孩子歸屬感~

父母若是嘗試以物質的利益換取合作,或者為了達到父母設定的目標,以賄絡來使孩子有良好的表現。而當我們期望孩子有良好的行為而進行賄絡、給予獎賞,事實上父母是展現對於孩子的不信任,孩子會感受到的是氣餒的、挫敗的。

孩子的行為,會源自於他自己的內在驅力、動機,對於自己、他人、團體產生貢獻,從與人的合作過程中得到歸屬感。

獎賞的方式並不能使孩子獲得歸屬感。當孩子在想著這麼做可以獲得什麼利益?有什麼好處?如果孩子認為這個獎賞不滿意,那麼為什麼要選擇合作呢?當再也沒有任何獎賞能夠被滿足時,孩子會因此走向建立唯物主義的價值觀。

“身為父母的我們一起,

鼓勵孩子努力的過程,

欣賞孩子的創意和成就,

給予孩子肯定與支持,

在每天的生活中給予孩子窩窩心和暖暖抱(無條件的愛)。”

發佈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