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可能夏令營@台北》你看不見的台北車站

《2018可能夏令營@台北》你看不見的台北車站

歡迎分享:
記錄:趙介亭老師(可能教育創辦人、可能非學校計畫主持人)

因為上學期和可能非學校中學班群,一起挑戰了聚樂邦《貧型世界》的戶外實境遊戲,才讓我發現,原來平時人潮洶湧、車水馬龍的台北車站,竟然有著我「看不見的一面」。

2018可能夏令營的第二週,我們帶領孩子瞭解「世界的難民與移民」,要如何讓他們與生活經驗產生連結呢?雖然台灣沒有「難民危機」,卻有類似生活處境的「無家者」(或稱街友、遊民);而台灣的移民、移工人數也愈來愈多,已經成為台灣生活的一部份。而孩子們和我一樣,平常的他們也「看不見」這些畫面。

我們規劃了四個地點,引導孩子運用前一天教給他們的「O-T-Q 我看-我想-我疑惑」進行討論和記錄。

第一站,我們前往台北車站東三門旁的印尼街,但我們先不給予背景知識,而是請孩子觀察他們看到什麼:「我看到英文字」、「我看到紅白雙色的旗子」、「我看到餐點的照片」⋯⋯

再來討論他們認為的:「雖然看起來是英文字母,但拼起來的字我都不認識,所以我認為它們不是英文」、「我認為這些餐廳賣的不是台灣的料理」、「我認為是給外國人用餐的地方」⋯⋯

最後提出他們的疑惑:「我想知道是什麼國家的人開的餐廳/誰會來這裡吃飯?」「我想知道為什麼要掛國旗在店外面?」「我想知道為什麼要把餐點的照片印出來?」「這條街有多久了?」⋯⋯

第二站我們回到台北車站東三門外,樹下放著兩台輪椅,路口的地板坐著一位老婆婆,東三門的門口兩側各有一個伯伯坐在紙板上,討論的過程中還有一位婆婆開著電動輪椅來賣口香糖。

備註:出發前,我們有進行安全須知的說明,請學生以觀察現場景物為主,如果有看到無家者,我們就只進行短暫的觀察,而不要盯著他們看,因為將心比心,我們自己也不希望被陌生人盯著看。另外多數的無家者是友善的,不過我們仍請學生和小組在一起,不要離開團體。

孩子們提出的客觀事實有:「我看到很多紙箱」、「我看到帽子」、「我看到塑膠袋裡裝著很多塑膠袋」⋯⋯

而孩子的主觀判斷則很兩極:「我認為這些是廢棄物,沒有主人的」、「我認為這兩台輪椅是有主人的,上面放的是他的生活必須品」、「我認為坐在地上的婆婆應該是生病了」、「我認為婆婆希望有人捐錢給她」⋯⋯

孩子們提出疑惑:「為什麼要把輪椅和東西放在這裡?」「不會被別人拿走嗎?」「為什麼他們不去工作,要坐在車站門口?」「這些物品究竟是有人的?還是廢棄物呢?」⋯⋯

第三站我們來到台北車站的東南角落,在車站旁放置著好多的黑色大包包。孩子們觀察到:「上面有印台北市政府社會局」、「有”敬贈”兩個字」、「有的包包破掉了」、「上面有寫數字和文字」⋯⋯

這裡引發了許多的想像:「我認為這是旅客的行李」、「我認為是無家者的生活用品」、「我認為包包上的中文字是無家者的姓名」⋯⋯

「老師,牆上貼著公告,寫說這裡不能放置私人物品,不然會被清除耶!」有學生發現台鐵台北站的公告。「那為什麼有這麼多包包放在這裡?」「為什麼沒有被清除掉?」「因為是台北市政府社會局敬贈的,所以不會被清除嗎?」「這個角落就有13個包包,前面還有好多個,總共有多少呀?」⋯⋯孩子們提出好多疑問。

第四站,我們回到台北車站的大廳,我們觀察到,絕大多數的人是坐在黑色的地板上,只有少數坐在白色的地板上。我請孩子觀察週圍的環境、柱子上的影音牆、二樓的規劃、以及在大廳各式各樣的人。

因為輸入的資訊很多,我請孩子反向記錄,先提出自己的疑惑:「為什麼車站大廳不擺椅子,要讓大家坐在地板上?」「二樓是做什麼的?三樓以上呢?」「為什麼要有這麼多螢幕在柱子上?」「為什麼有人的服裝要把頭髮遮起來?」⋯⋯

完成上午的行動學習–實境的O-T-Q–之後,我們回到教室用午餐,下午我和學生介紹早上所觀察景物和人物的背景知識,也分享幾段影片,讓他們更加理解。

最後這部由吳鳳拍攝的記錄片《你珍惜手上的幸福嗎?我跟著街友睡在外面》,透過影像,我們有機會看到深夜凌晨的台北車站,因為影片內的地點是我們上午走過的,也實際看到幾位無家者,因此觸動了好幾位孩子的心,有孩子掉下眼淚,也有孩子看完後跟老師說:「這部影片讓我好感動!」

當我們看到世界和社會的不幸福和不美好,我們就更願意珍惜手上的幸福,也更有意願以一己之力,讓世界和社會邁向美好。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