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教室-可能非學校-台北團-2018夏學

夜宿教室-可能非學校-台北團-2018夏學

歡迎分享:

記錄:趙介亭老師(可能非學校計畫主持人)

每個學期的第五週,是可能非學校的「夜宿週」,老師和學生一起在教室裡過夜。

說實話,夜宿教室對老師是一件苦差事,經常夜宿週結束後,老師有的去拔罐、有的去刮痧、有的昏睡一整天。

但由於這件事對學生來說相當重要,也因此即使老師覺得再累、再辛苦,也要堅持夜宿教室的行程。

可能非學校的理念是「先育後教、多學少教」,我們沒有傳統學校的紙筆考試,對於我們所重視的性格,更是無法用分數來評比。

因此第五週的夜宿週、和第九週的旅行週,就成為老師和學生觀察性格很好的時機。

「自立,然後共好」,是可能非學校對於健全性格的定義,然而都市裡的孩子,雖不至於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那麼誇張,但許多生活自理的大小事務,父母、甚至是家裡的幫傭,都幫孩子打理好了。

對孩子而言,雖然享受著如帝王般的待遇,卻在無形之中失去了自立的機會,讓自己「成長的能力」停滯甚至倒退。

這樣的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會愈來愈依賴他人的照顧,甚至視為理所當然;也會愈來愈沒有自信,或呈現一種「國王新衣」般的假象自信,實質上,孩子卻是日益自卑。

經由夜宿週和旅行週,學生有了自立的機會,當然,如果過去在家庭內並沒有充分的練習,有的學生的確會展現退縮或擔憂。

不過由於可能非學校營造的支持與包容,得以讓學生由內發展出「勇氣」,去面對沒有大人「過度照顧」的自立生活。

學生從整理行李開始,我們就要求家長完全不能介入,有東西忘了帶,就面對自然結果,或是由學生思考解決方法(這不包含請家長送來,而是在教室就可以解決的方式)。

因此曾經有孩子忘了帶浴巾、忘了帶床墊、忘了帶盥洗用具⋯⋯等,因為是由自己面對結果或解決,因此忘記第二次的機率就大幅降低了。

再來學生要帶著行李箱來上學,多數的學生已經可以自己搭乘公車或捷運前來,我們也會適時地安排行動學習模擬,讓學生帶著行李箱在城市裡走讀,為旅行週預做準備。

夜宿的環境由學生打掃,就寢的分配也由學生討論,盥洗和個人寢具的準備更是由學生自行完成,老師在過程中觀察,並適時地回饋給學生。

不少學生,在夜宿教室的這一週,會展現出和平常不同的面貌,整個人都「容光煥發」著,或許是作息穩定,九點就熄燈睡覺的關係,也或許是因為自立能力提升,所帶給自己的「我能感」吧!

而這一週對家長而言,也是很重要的「自我充電週」,因為孩子不在家,因此很多家長會在這週安排夫妻的約會,或是讓自己得以放鬆,然後能量滿滿地迎接孩子回到家的那一刻。

發表迴響